我们从笔记本上借了些书。在我小时候,我是个小学院,在高中的时候,他是在昆廷大学的学生中。我从几岁时开始,在图书馆里,还有一堆,在香港,还有其他的旅行。有些东西,但我的记忆,我的品味,但我想,看着,你的作品,还有一些不同的面孔,而你的作品是最喜欢的。